中国科普研究






中国科普研究 » 科普创作 » 创作理论


科普电视的拓荒者——记科普电视编导、作家赵致真

文章来源:科普创作 作者: 武际可 发布时间:2019-03-29 10:52

       赵致真,生于1943年,首批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武 汉电视台台长,中国科技新闻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科教影视协会副理事长,中央电视台大型科教 电视栏目《科技之光》主编。进入电视圈以来,他一直从事科普影视工作,撰写编导《欢迎你, 哈雷彗星》《追寻永乐大钟》《科技与奥运》《播火录》等多部科普电视作品,获多种世界级、国 家级奖项。本期“名家赏析”栏目特设赵致真研究,邀请相关专家、一线编辑及研究者从各自的 视角切入讲述,以飨读者。
       我平时不太爱看电视,唯独看科普类 节目,多年来浏览过电视上许多有关科普的 栏目,大多令我失望。我不敢奢望有像国外 Discovery 或 National Geography那样专门播放 科普影视片的频道,毕竟就连少得可怜的冠 以科普名字的节目,也很少有真正科学的内 容,因为它们大半把科普办成了“猎奇”。
       后来有一个《科技之光》的栏目使我眼 前一亮。在我的眼里,它是实实在在为公众 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的,于是我便对这位从未 谋面的《科技之光》栏目的主编升起由衷的 敬意。这位主编就是1985—2003年任武汉 电视台台长的赵致真。
       赵致真在武汉电视台期间,主持制作和 推出一系列科普电视作品,开辟了《科技园 地》(《科技之光》的前身)栏目,先后制作 出多部影响深远的科普电视片,如《欢迎你, 哈雷彗星》《我们应该长多高》《凯丽阿姨讲 科学》《怪坡揭秘》《让科学的光芒照耀中国》 《当彗星撞击木星的时候》《当我们站起来之 后》《追寻永乐大钟》《守护敦煌》《我们的宇 宙》等。他多次荣获各种国家级奖项,并在 拉夫伯勒、巴黎、蒙特利尔、里斯本、布达 佩斯等国际电视节上获奖。他是我国在电视上进行科学普及工作的先行者和倡导者,并 因此被誉为“中国科普电视带头人”。
       赵致真在中学时期就是一个热爱理科、 成绩优异的学生,向往能够在大学学习理 科。命运却跟他开了个玩笑,他最后选择了 文科,并于1967年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 即便如此,他在工作中仍然表现出对理科 的热爱,把科学普及当作他毕生的追求。用 他后来的话说,这不仅是一种执着的兴趣表 达,更是一种责任的驱使。当看到社会上发 生的抢盐风波、转基因激辩,网络上出现的 成千上万个“科学算命”的网页时,他说这 些社会热点事件使科普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做科普是责无旁贷的事。
       2003年,赵致真退休了。近来他回忆说: “我曾在电视台的欢送会上夸过海口,说我 这辈子如果能有点成绩,那一定是在60岁 以后做出来的。”“原来在‘文山会海’之余 做科普,还能取得一点成绩,何况现在有了 大块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呢!”
       退休十多年的赵致真兑现了自己的诺 言。他率领自己的小团队,先后推出谈体育 中的科学的《科技与奥运》(35集)、谈技术 发明历史的《世博会的科技传奇》(20集)、 讲科学史的《播火录》(10集),2012年创 作并开播了科技电视春节晚会《欢乐与智慧 同行》,2014年在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了《神奇科学》,推出电视专题片《守护南 海珊瑚林》等。
       我和赵致真相识是在他退休以后筹备 《科技与奥运》的时候。从那以后的十几年 的交往中,我一直关注他所取得的每一个新 成果。以我的判断,他的确达到了新的高 度,形成了自己科普视频的特色。这些特色 使他和以他为首的团队成为一个科普视频的 流派,可以立于世界科普之林。
       赵致真科普视频的特色之一是其优美的文字。
       古语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就是 说,要让科普的视频有更广的影响,必须在 视频的说明文字上下功夫。赵致真以古人说 的“篇无赘句、句无赘字”自励,对视频的 说明文字字斟句酌,再加上赵致真深厚的文 科功底,虽然文字显得朴实无华,但句句打 动人心。以至于单独把解说词剥离出来出版 成书,仍然能够成为出版物中的精品!
       在2008年《科技与奥运》系列片推出 的同时,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将其解说词单独 结集出版《奥运中的科技之光》,并纳入《大 众力学丛书》,受到读者的广泛称赞,同时入 选新闻出版总署2009年发布的“全国青少年 百种优秀读物推荐书目”名单。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赵致真的团队 又推出了科普视频《世博会的科技传奇》,同 时解说词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造物 记》一书。这本书图文并茂,每一位读者都 会被其睿智而朴实的笔触感动。他介绍了历 史上每一次在世博会上推出的新的、重要的 技术革新与发明,涉及建筑、轮船与航海、 火车、电灯、电报、汽车、留声机、电影、 飞机、航天等,还讲述了技术影响人类生活 的方方面面。前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说: “本书画龙点睛之笔当属《人与自然》一章, 作者说‘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现,莫过于对 环境危机的发现’。接着他以人人能懂的事例 解释了滥杀动物、滥伐树木的危害,铅、汞 和DDT对健康的损害,等等。对‘温室效应’ 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以及‘低碳经 济’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作者更是 以娓娓道来之声,得发聋振聩之效。”作者最 后呼吁“地球不属于人类,人类属于地球”。
       2015年后,赵致真推出了科技史类科普 视频系列片《播火录》,北京出版集团正在 结集出版其解说词。可以预料这本书的出版会比前两本书更受欢迎。
       赵致真科普视频的特色之二是它追求的 深度和独特的视角。
       在我国科普视频和科普图书的市场上, 高水平的不多,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高水 平的科学家大多忙于研究,愿意花精力做科 普的少。因此,凡是受过中学教育的人,看 了市场上的多数科普产品,兴趣不大。
       赵致真做科普却不满足于此。他对一个 论题不涉及则已,若要抓住一个论题,就必 须穷根究底,弄个水落石出,方才罢休。不 懂的内容就查资料、请教专家。例如,在写 作《科技与奥运》的时候,他对自己提出一 连串儿问题:为什么跳远运动员起跳以后还 要在空中做迈步的动作?单双杠体操运动员 手上擦一些镁粉(碳酸镁)的作用是什么? 运动员感觉到的网球拍上的“甜点”在力 学上是怎样的点?跳水运动员起跳时只有 横向的旋转,为什么后来会有绕轴向的旋 转?这些问题连有些专业教练也回答不出 来,于是他便请教有关专家,有的还委托 有关方面做实验研究,直到得出一个合理 的解释。难怪有经验的教练和训练有素的 运动员看了都有收获。
       从历史上看,传世的科普著作都包含 一般人没有注意到而作者自己独立研究的结 果,像法布尔的《昆虫记》、薛定谔的《什 么是生命》等都是这样。赵致真做科普,正 是以这种精神鼓舞自己:在科普中有研究, 在科普中有独创!
       三百多年的科学发展使科学具有无比的 威信和崇高的荣誉,科学史和科学家传记的 著作也汗牛充栋。大凡浏览过一些这类著作 的读者都会有一个印象,这些著作大都是以 阐述科学中的事实、规律和定律的发现过程 为线索展开的。而赵致真编导的科普视频系 列片《播火录》,在收集了大量国内外的资 料的基础上,从完全不同的一个角度来讲述 科学史。
       马克思说过:“科学的门口,就是地狱 的门口。”《播火录》的第一个专题《科学入 口处》就是集中介绍科学史上那些抱着“我 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精神从事科学事业的 科学家的感人事迹的。他们冒着失明的危 险,用裸目观察研究太阳,以自己的感官为 传感器去尝试新发现的化学物质,乃至为了 弄清传染病的来源,以身饲蚊、吞食病菌等 感人的事迹。有人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视 频就有一个专题《文明的代价》来介绍人类 滥用科学或由于无知吃过的苦头。视频还专 门就富豪们如何资助科学研究、诺贝尔奖奖 金的成功与失败等方面来讲述科学史,使人 们有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即使是专门研究 科学史的专家和科学史的研究生看了之后, 从史料的掌握上和对论题发掘的深度上也会 有收获。
       科学是博大精深的,反映科学发展的科 学史也应当是丰富多彩的。以往那种以叙述 科学发现和科学规律为主线的科学史叙述方 式,不免令人观后感到沉闷、单调和千篇一 律。但观众看了《播火录》之后,会有一种 耳目一新的感觉。这系列视频启发我们从更 广阔的角度去观察和思考科学史,也会启发 科技史的作者和研究者从新的角度去研究科 技史。
       讲完了我所体味到的赵致真及其团队所 做科普视频作品的特点,我还想说一点我的 感受。
       回想“五四”时期的文化工作者和知识 分子,他们提出了“科学、民主”的口号。 文化的责任是引领整个民族前进的方向,文 化产品不仅要普及点什么而且要使群众提高 点什么。那时候,无论是教材、出版物、电 影、话剧、歌曲,都担负着引领人民大众争取民主,接受和学习科学的方向。所以那时 的许多文化产品流传到现在,快一百年了仍 然有现实意义。
       现在,环顾我们的文化产品,我有一种 感觉,文化界不是引领人们前进,而是跟着 大众兴趣的屁股后跑。跟随学界的一股复古 热,前些年媒体上充斥着清宫戏。现在老百 姓要讲究吃了,于是就有大量的“舌尖”书 和电视问世,老百姓要旅游了,于是又有了 《爸爸去哪儿》和花300亿元打造的新“圆 明园”。不是说不需要这些,而是当文化界 的主流是这些的时候,我们就会失去方向而 变得“媚俗”。这些产品在热闹一时之后, 不久就会被淡忘,在社会上留不下多少印 象。我们每年大约生产一万集电视剧、八千 本小说,能够出版的小说是两千本,但有多 少是能够流传下去的呢?而《科技与奥运》 《播火录》《世博会的科技传奇》等作品,是 坚持科学民主主流文化,提高、引领受众这 一方向上的优秀作品,过多少年之后你再 看,还是会有所启发。
       我们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科学 技术水平仍相对落后,特别是有些地区迷信 思想还很严重,愚昧,落后。我们更不要 忘记,鸦片战争之后,我们屈辱于列强的历 史,是大刀长矛屈辱于洋枪洋炮的历史,也 是愚昧落后屈辱于现代科学文明的历史。因 此,普及科学知识和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 水平仍然是我们文化工作者重要的社会责任 之一。这也算是几句“盛世危言”吧!
       我们平常说“曲高和寡”,是说水平高 了,影响面就小了。于是一些人为了“和 众”要“曲低”,也就是为了所谓的收视率、 印刷发行量和经济效益,就要以媚俗的产品讨好大众,致使大量低俗文化产品传播。但 是赵致真他们的作品不同,不但水平高,而 且和者多,它是“曲高和众”的产品。“曲 低和众”和“曲高和寡”都是容易的,这是 一般规律,但要“曲高和众”,不是一般的 功底能够做到的。这是团队几十年合作,不 断学习、磨炼才能够达到的一种境界,我想 我们的科普作品应当向他们学习。文化工作 者应当走在时代的前列。
       赵致真团队是一支经过几十年考验的有 水平、成绩卓著的团队,他们留给我们的一 座座科普的丰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形成 的。但是在我们的体制下,是否能让这个团 队继续他们的风格,把他们的品格、知识和 才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这是我们值得思 考和担心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的另 一种形式。“钱学森之问”说,“为什么我们 这么多年来培养不出出类拔萃的人才来呢?” 这是钱学森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当面提 出的问题。前些年,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宣 传历史上曾经出现的27位大师,都是1949 年以前20多年培养的,1949年至今60多年, 连一位大师也没有出。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 在,不仅在视频科普界是这样,在教育界、 科学技术界也大致是这样。
作者简介
       武际可,力学家,北京大学退休教授、博 士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力学系副主任、中国 力学学会副理事长、《力学与实践》主编。主要 从事固体力学、结构力学、应用数学方面的教 学与研究。曾出版专著、教材、译著与科普读 物十余种。




返回顶部
意见建议征集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