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普研究

中文
English

中国科普研究 » 科普创作 » 创作理论

为什么人人都要读科幻

文章来源:科普创作 作者: 陈越 发布时间:2020-07-01 11:25

[编者按]

“2019中国科幻大会”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北京市政府共同主办,会议邀请了来自北美 洲、欧洲和亚洲等地区9个国家的近30位科学家、科幻作家、科普作家、全球科幻机构与组 织代表,来自中国的科技工作者、科幻业界、影视界、科幻爱好者代表等1000多人参加。大会设置了11个专题论坛,其中,“人类现代文明的历史经验与未来梦想”论坛带来的多位世界科幻大师及国内顶尖学者的分享尤为引人注目,本期遴选了该论坛世界科幻大师的精彩演讲以飨读者,并推出了世界科幻大师的专访系列。

一、科幻的起源

科幻不同于其他类型的文学,有人说科幻起源于罗马神话,其实不然,科幻是200年前由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开创的一 种小说。此前有很多写巫婆等形象的奇幻小 说,这些角色的超能量非人类所能及,而玛丽·雪莱在《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 中塑造了一个男性医学科研工作者的形象,将文学舞台戏剧化,开始进行文学实验,以测试她的猜想,印证其对科学的理解。

1780年,意大利解剖学家伽伐尼(Luigi Galvani)医师发现电对人体组织是有影响的,于是他利用青蛙腿进行通电测试,发现即便是死青蛙也可以做出反应,这说明电对细胞是有影响的,进而引发人们思考电是否能够将人复活的问题,这也促成了玛丽·雪莱小说中的思想实验。这种实验不同于魔法,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人们无法预测实验的结果,而这种实验的未知和不可预测性 恰恰是科幻小说令人兴奋的地方。

在这200年间,我们看到科幻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很多人认为科幻来源于历史,人们依靠史实预测未来。那么“科幻” 这个名字是从哪里来的?无人知晓。第一次 世界大战期间,人们缺乏科学教育,无线电设备在当时的市场上很常见,于是许多人就宅在家里做无线电实验。100年过去了,在 2019年的今天,我们从许多文章中可以读到,那些喜欢看科幻小说的人后来多选择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专业和工作。我2007年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很多人学的是外交学、商学、翻译学,毕竟对中国来说这些领域比较新,中国需要在世界舞台上与其他国家合作,很少有人学工程、数学或技术。但现在,中国政府意识到了科学的重要性,要努力在21世纪成为世界科技强国,而美国政府却不再向这方面努力了。


图1  世界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 (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年)

实际上,有很多宗教信仰者不太相信科技,认为如果年轻人读太多科幻小说或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的作品的话,他们以后可能会成为科幻阵营的人。但世界上不需要14亿人都做外交,不需要5亿学生都修MBA专业,我们很难想象几亿人都学习管理等专业。一个国家要想发展、要想取得成功,必须支持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也相信若政府支持科学技术、科幻发展,科幻迷的数量就会增加。我们一直认为科幻是人们对科技热情的孵化器,能够提高人们对科技的兴趣。

在1818年的英国,女性的权利地位低,虽然玛丽自身非常有魅力,但在文学领域,她的话语权很弱,更别提投票权、继承遗产权了,作为一名女性,她处于弱势地位。但她说,科学让一切成为可能,能够尽最大可能发挥人的创造力。玛丽·雪莱就通过对生命的创造演绎了小说,她想向世界宣布,如果男性和女性拥有一样的权利,世界将会大不一样。1818年,也就是她写小说的时候,女性留给人们的还是只会照顾孩子这样的刻板印象,但我们可以从玛丽·雪莱小说的人 物看出来,她对于人物的道德伦理等都不感兴趣,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创造生命的那部分。

二、科幻背后的现实关怀

成为科技领袖是一件好事,但是科技 必须要同责任和伦理道德并行。现在人们对环境大加蹂躏,这在200年前是完全想象不 到的,人们没有想到污染、废物、垃圾等在 未来会给人类带来如此大的影响,正如弗朗西斯科·沃尔索(Francesco Verso)在太阳朋克中提到的,现代人开始谈论可再生的生产方式以及能源利用的话题,但在1818年人们还没有这样的意识。当中国在未来成为科技强国的时候,一定程度会走上西方的老路,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科幻无疑是一个 很好的方式。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展科技,另一方面也不能忘记道德伦理,这是科技发展经常面临的问题。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到,但是我们到底需不需要做、应不应该做,都需要加以深思。正因如此,人们更需要读科幻,政策制定者、政府官员、立法者、老百姓都需要读科幻。刘慈欣获得了雨果奖最佳小说奖,科幻界多年颁这个奖项就是为了激发人们对科幻的兴趣,打破这种沉寂。就连奥巴马也说他正在读《三体》,他觉得这本书对他有很大的启发,觉得这本科幻小说比西方的都好。所以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关注中国科幻。有的人说科幻不是艺术,科幻就是垃圾,是小孩子读的东西。这不对,科幻是最有意义的一种文学形式,西方很多人都能从科幻中感受到力量。

关于人类掌控月球、对月球进行殖民等题材的科幻作品层出不穷,有人认为男性 能会抢占科幻的控制权、女性需要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我们不应该给科幻贴标签。在科幻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对未来的影射和审视、对于科技的种种畅想,会希望我们所做的每一步都是睿智的,且与自己的文化背景相一致。一位著名的美国科幻作家曾经说过:“我的工作不是预测未来,我只是希望通过未来警示人们。”我希望大家能够通过科幻小说意识到社会中存在的问题,不要把科幻看成一种奇幻或影射。我刚刚也向大家提出过一些警示,希望每个人听到这样的声音。科幻在很多国家都占有一席之地,印度虽然也在做科幻,但是和中国相比相差太多,中国的规划很完备,提出科技和科幻要有共同的发展模式,毫无疑问,中国未来一定会成为科幻强国。

三、西方的错误之路

西方国家曾经犯过很多错误。人们以前经常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比如人们为了控制虫子的数量而使用杀虫剂。1962年美国出 版的《寂静的春天》(SilentSpring)就讲述了杀虫剂、化肥对环境的破坏。很多人把金钱作为唯一的追求目标,科技发展和进步背后的诉求其实是金钱和利益,政府监管审查力度也不到位,最后还得由民众买单。这主要是因为私营企业研发杀虫剂并广泛使用,最后使公众受害,但没有人会为此负起责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图2《寂静的春天》 (霍顿·米夫林出版公司,1962年)

人们应该三思而后行,多想想一件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科学家和科幻作家是有区别的。20世纪前很多人就幻想有一天能够飞行,莱特兄弟尚未发明飞机时,人们就希望能够飞上天,那时人们都期待科幻作家能够给出一定的预测。当时就有人预测我们会需要各种各样的辅助设施,不只有飞机,还要有机场休息室,让人们可以舒服地等待飞机起飞。预测是科幻作家的任务,而科学家的任务是制造飞机。西方国家目前在人工智能和生物医学等领域比较领先,但是往往会忽视与其相辅相成的伦理道德,希望未来中国不要重蹈覆辙。

2007年的成都之行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当时加拿大、英国、美国等都在讨论科幻和政治之间的关系。我认为科幻实际上为我们营造了可以自由交谈的场所,我们可以在其中自由谈论一些政治想法。如果你在美国的酒吧和别人交谈,假如你是民主党左翼,对方是共和党或民主党右翼,你们之间可能根本不想对话,你们会互称对方是傻子白痴,也不会有想了解对方的欲望,每个人的标签如此明显,自己都能意识到不能越线。我是自由党人,虽然比较保守,但是也有很多好的想法,如应该节俭,应该倾听别人的想法、学习别人的经验等。我们需要撕下这些标签。无论在中国、俄罗斯,还是在英国,科幻都能够帮我们撕下标签,我们在谈论未来时可以谈一些原则性的内容,谈论对与错、可能与否。科幻是极端社会中一个有力的工具。

人人都有机会凭着自己的热情和智慧见 证并且参与到科技进步的过程中,也都有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享受科技发展的硕果。希望我们所有人,无论种族阶级,都能从科幻中受益。希望未来科幻能够以中国为荣。

(本文由南开大学陈越根据罗伯特·J.索耶在“科幻专业委员会成立仪式暨世界科幻高峰论坛”上的演讲速录稿整理而成)

作者简介

罗伯特·J.索耶(Robert J.Sawyer),加 拿大人,世界著名科幻小说家,被称为加拿 大“科幻文学教父”。现已出版20多部长篇小 说和大量中短篇小说,获得过包括雨果奖和星 云奖在内的各种科幻奖项四十余项,是雨果奖 长篇小说历史上入围作品最多的科幻作家。主 要作品有《恐龙文明三部曲》(The Quintaglio Ascension Trilogy)、《星丛》(Starp lex)、《金 羊毛》(Golden Fleece)等。


中国科普研究所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