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普研究

中文
English

中国科普研究 » 科普创作 » 创作理论

【专访】藤井太洋:日本科幻处于漫画的外围,在拣漫画没有触及的东西去写

文章来源:科经大视野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14 10:59

        编者按:藤井太洋,日本科幻作家,1971年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县奄美大岛。由国际基督教大学中途退学后,曾从事剧场美术与平面排版制作、展览视觉总监等工作,后在软件公司任职,业余进行科幻创作。
        2012年7月,藤井太洋在Kobo和日本亚马逊Kindle等平台自出版发布自己的处女作《Gene Mapper》(繁体中文版译名《基因设计师》)。
        2014年,他的科幻小说《轨道云》获第35届日本SF大奖,并同时入围第46届日本星云奖。其他代表作还有《地下市场》《大数据·连接》《公正的战斗规范》等。
      《科普创作》策划了中国科幻大会期间针对国外科幻大师的访谈系列,本期选取藤井先生部分访谈内容推送,更多内容请关注2020年《科普创作》第1期。
        从东日本大地震开始的科幻生涯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科幻的,成为科幻作家的契机是什么?
        藤井:是2011年的秋天,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的半年后。
        那时,大约有8千人在地震中因海啸丧生。但日本的新闻媒体却没有对这个数字着重报道,取而代之的,是对福岛核电站泄露事件的报道。“福岛很危险”、“福岛的菜不能吃”之类的报道持续了半年之久。
        其实,这次核泄漏没有导致任何人的死亡,每天吓唬人民的只有新闻。半年后大家才知道,福岛核电站泄露的核辐射量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相比是极微量的,不到它的百分之一,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故。这点辐射量不会导致任何人的死亡,最多也就是让30年后因癌症死去的人增加十万分之二、三。
        然而,报道中还是一直在说“住在福岛很危险”“福岛的农产品不能吃”……我听了之后想,也许杀人的不是核辐射本身,而是那些虚假的报道——一些福岛人因为不能回家而自杀,还有一些来自福岛的转校生在学校遭到歧视,最后自杀了。根据5年后的数据,这样死去的人已经超过500名。这个数量还不到海啸遇难者的十分之一,但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增加。
        这一情况让我想到:人们需要从一个新的视角去看待科学技术,不只是单纯的恐惧或推崇。于是我就开始写科幻了。此外还有另一个契机,就是当时电子书在日本已经有要流行的趋势。我想,如果自己的作品能通过网络轻易地被人熟知,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此,我写了第一篇小说是《基因设计师(Gene Mapper)》。
        记者:这篇小说是关于什么主题?
        藤井:《基因设计师》的主题是“转基因”。果然在最开始的一部小说里,我还是不太敢用“核辐射”这个题材,我当时对它还很陌生。但对于“恐惧能杀人”这一点,我想我充分地表达出来了。
        记者:日本的科幻作品中,还有哪些是在地震、核泄漏等灾害的启发而创作的?
        藤井:受到直接影响的作品我目前还想不到。我能想到的,是野尻抱介发表在《ILC/TOHOKU》(一本有关国际直线加速器加速器的作品集)中的小说《在崭新的塔上眺望(新しい塔からの眺め)》,这篇小说非常出色地描写了人类对未来的希望。还有收录在长谷敏司的小说集《My Humanity》中的《父亲们的时间(父たちの時間)》,描写了人类在灾难过后艰辛漫长的复兴之路,这部作品和我的小说《轨道云(オービタル・クラウド)》同时在2014年获得了日本SF大奖。
        多数日本人最早接触科幻是从漫画、动漫开始的
        记者:和其他国家的科幻相比,日本科幻有什么特质?
        藤井:大多数日本人最早接触科幻,都是从漫画、动漫开始的。而在其他国家,科幻迷可能是从儿童文学、青少年文学开始。日本科幻文学的地位处于漫画的外围,感觉是在挑漫画没有触及的东西去写。日本的科幻漫画大多不是来自文本改编,而是由漫画家直接创作。一部漫画往往会连载很长时间,从而成为这位漫画家的代表作。
        其实从一开始,漫画就始终占据着日本科幻的中心地位。1945年手冢治虫的《铁臂阿童木》诞生之后,漫画家们纷纷对其进行效仿,创作了很多科幻漫画。在那之后,当代日本作家才开始写科幻。人称“日本科幻之父”的小松左京,也曾经追阿童木的热潮画过科幻漫画。星新一、筒井康隆、小松左京的文学作品,都是在捡漫画里没有东西去写——星新一写超短篇,筒井康隆挑战文艺风格,小松左京则是写更硬朗的、更适合成年人阅读的科幻。
        记者:中国科幻界现在有这样一个现象——一个作家的作品比较优秀,就会有文化公司来找他谈这部产品的衍生品开发。日本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藤井:日本科幻从文本转化为漫画的例子是很少的,日本漫画家大多都是原创科幻漫画,而想要做动画的人会直接去找漫画家,很少会去找作家。
        记者:但是据我所知,《凉宫春日的忧郁》《刀剑神域》等科幻轻小说都是先有小说,后来才有了衍生漫画和动漫,这是个例外吗?
        藤井:开辟了小说变身动漫之路的,正是那些封面配图好看的轻小说。这样的例子还有高千穗遥的《搞怪拍档(ダーティーペア)》、冰室冴子的《海潮之声(海がきこえる)》、神崎一的《秀逗魔导士(スレイヤーズ)》、森冈浩之的《星界的纹章(星界の紋章)》等等。最近,长谷敏司的《没有心跳的少女(BEATLESS)》也被改编成了动漫。但是,和从漫画直接改编成动漫的案例相比,这种例子还是很少的。
        最近轻小说转变为动漫的案例略有增加,但大多是因为这些小说已经有了衍生漫画。小说不经过漫画这一步就直接被改编成动漫,是很少见的。不过,伊藤计划的三部长篇《尸者的帝国(屍者の帝国)》《和谐(ハーモニー)》《屠杀器官(虐殺器官)》已经被改编成动漫了,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记者:您认为日本的科幻轻小说和所谓的“本格SF”是不同的吗?
        藤井:我不喜欢这样区分。在我看来,科幻轻小说和“本格SF”只有两点区别,一是轻小说是作家与插画师共同创作,而“本格SF”仅由作者独立写作,二是两者的出版机构不同,除此之外别无其它。轻小说中也有很多足以流传很久的科幻杰作,比如“凉宫春日”系列的《凉宫春日的消失》,第1卷就能让人沉迷其中,希望中国读者一定要看看。
藤井给中国科幻的寄语:中国科幻作家们,我想要看到你们更多的作品!
        采访花絮:采访藤井老师前,我在中国科幻大会的科幻市集偶遇了他。他正在和几所高校科幻协会的学生相谈甚欢(藤井的英文很好,与大家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障碍)。他对科幻社团的文创产品很感兴趣,拍了很多照片,还实时发布在了推特上。藤井老师对待粉丝非常热情,经常与他们拥抱、握手、合影。签售时他也毫不吝惜笔墨,耐心地在每一本书中写下粉丝想要的寄语。
        采访者:田田,未来事务管理局时间线特工,日本科幻译者。
 
中国科普研究所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