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普研究






中国科普研究 » 学术专题 » 研究动态


当前我国科普工作机制分析及建议

文章来源:科普所 作者: 郑 念 张晓磊 刘思扬 发布时间:2018-03-19 16:04

        内容摘要
        目前,我国科普工作在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方面存在着定位不明确、投入机制不健全、融合度不高等方面的问题。本研究在梳理科普工作管理体制沿革、调研运行现状的基础上,总结科普工作机制存在的不足,并针对新时代科普发展的需求提出针对性的对策与建议。
        一、我国科普工作管理体制沿革
        我国的科普事业发端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先后由文化部科学普及局、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负责。 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协)成立,科普成为中国科协的主要职责之一,中央委托国家科委党组领导中国科协。
        “文革”期间,科协工作被迫停止。1977年 9月 1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召开全国科学大会的通知》,科普工作重新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
        1980年代初至 1990年代末 ,由于商品经济的飞速发展与市场经济制度不够完善,人们的价值取向发生偏差,封建迷信和伪科学呈抬头之势,科普工作一度出现滑坡。为了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发挥科学技术第一生产力的作用, 1993年 7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 1994年 12月 5日党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强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采取有力措施,大力加强科普工作已成为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 ”。为彻底贯彻《意见》精神, 1996年建立了以国家科委为组长单位,中宣部、中国科协为副组长单位共计 11个单位参加的科普联席会议,统筹协调组织全国的科普工作。
        2002年 6月 29日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以法律形式确立了我国的科普管理体制。 2006年 3月 20日,国务院制定并实施《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06—2010—2020年)》,于 2008年 4月 24日成立全民科学素质纲要实施工作办公室,设在中国科协,负责落实纲要工作例会议定事项,推动各部门落实相关任务等。
        二、科普工作运行管理机制现状
        科学合理的科普工作运行管理机制,是科普事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和重要保障。《科普法》第二章对科普工作的运行管理机制作出了规定,总体要求归纳为三点: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部门负责制定全国科普工作规划;科学技术协会是科普工作的主要社会力量,协助政府制定科普工作规划,为政府科普工作决策提供建议;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科普工作协调制度。
        当前,全国科普工作总体上按照《科普法》及各地科普条例规定有序运行。由科技职能部门牵头的科普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和全民科学素质纲要实施工作办公室(简称“纲要办 ”)并行,共同协调和调动相关部门开展科普工作。
        经调查,2006年以后,大陆 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全部设立纲要办,由副省长或省科协副主席担任组长。原来的科普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依据各地具体情况保留或与纲要办合并,天津、四川、山东、云南、安徽、贵州、宁夏 7省将纲要办工作纳入党政考核。从全国范围看,目前存在以下几种情况:( 1)其中有 2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仍设有科普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由省级科技厅政策法规处承担办公室职能,占全部省份的 67%;(2)北京市和广西自治区将科普工作联席会议和纲要办会议合并,以纲要办的形式开展工作;( 3)上海市在两会并行的基础上,另外召开公民科学素质工作领导小组暨科普工作联席会议联会;( 4)正常运行科普联席会议的省份有 16个,占总数的50%。
在会议规格上,省级纲要办由副省长或省科协副主席担任组长 ,保证一年召开 1~2次例会,其他会议根据工作内容部署不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由科技厅政策法规处或同等职能部门牵头举办,基本保证一年 1~2次会议。
        总体来看,纲要办工作在组织规格、影响力、实施力度方面占有一定优势,因此为避免机构繁冗和制度重叠,有些省份撤销了科普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或者在名义上保留,在实际工作中被纲要办工作取代。这种情形占 30%左右。
        三、对策和建议
        2017年 10月 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一重大政治判断,同时提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我国科普事业的发展也将围绕主要矛盾的变化和新时代的历史使命,进行全方位的战略规划和布局,不断完善科普工作的创新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近年来,我国科普事业取得了快速发展,但在管理和运行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与新时代科普发展不相适应的地方,亟需进行新的定位、调整、完善和提升。为此,我们有以下建议。
        (一)进一步明确科普工作定位,建立高效有序的运行机制
        《科普法》中制定的科普工作协调制度,是纲领性和原则性的,在可操作层面还缺乏系统有效的实施细则和职能划分,这导致相关科普工作单位总体运行成本高,管理效率低。有些省份的科技部门和科协在实际工作中存在职责不清的现象,不少地方科技部门没有真正把科普工作纳入工作的职责,多数的科普活动往往是不连续的非日常性工作;而有些省份的科技部门与科协在科普工作中出现了较多的重复和交叉,在沟通和配合方面略显不畅。
        《科普法》中明确了执法主体是各级政府科技行政管理部门,科协作为群团组织是科普工作的主要力量。但在调查中发现,二者职能交叉,机制不顺,政府在科普工作中的社会角色不清,科协的参政议政功能发挥不充分,缺少话语权和影响力。这种境况产生的直接影响,一是使大众产生“谁是科普工作的主导机构”认知上的混乱;二是科普资源和科普经费的浪费,管理和运行成本的增加;三是二者在统筹开展科普工作中有一定的难度,科普工作的责任主体是政府部门,但大量任务的落实却是由科协来指导并完成的。
        鉴于历史上科普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抓手,是宣传工作的重要战线,是创新工作的群众基础,建议科普工作由中央设立专门机构直接领导和部署,由中国科协系统负责具体实施和落实。
        (二)健全科普投入机制,推进科普社会化进程,肩负起科普的新使命
        当前科普经费的主要来源是国家财政投入和社会投入,其中国家财政投入是主要来源,因为政府是社会公益事业建设的主体。但是在某些省份,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政府财政大部分用于推动经济和社会建设,留于科普的经费少之又少。如何有效地提高有限的科普资源配置效率并且最大限度地吸引其他社会力量的投入,真正实现科普资源配置机制的科学合理性,将直接影响全民科学素质行动中长期科普发展战略的落实和实施效果。
        完善科普多渠道投入机制,改变科普投入不充足、不平衡的局面,强化科协的社会动员机制,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加强各个科普机构之间的交流合作,以促进资源的共享与集成。建立合资配置资源的市场运作模式,科普资源从政府单一渠道向政府、社会和市场多渠道转变,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形成良性运转机制。既要大力发展公益性科普事业,又要利用市场机制积极扶持经营性科普产业的发展,满足公众日益增长的科普需求。
        建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设立科普发展基金,资助西部地区、老少边地区的科普工作,为决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肩负起科普的新使命,作出新贡献。
        (三)促进科普与文化、经济、社会的融合,增强文化自信,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新时代的科普要融入文化、经济、社会各方面的发展,要走向全球,要参与和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中国已经吹响了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我们必须立意高远,脚踏实地做好科普各项工作。在机制上要引进市场机制,实现产业运营;在功能上要发挥基础性、群众性和社会性,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发挥科普的文化、经济、社会、教育、科技等功能,为形成中华民族独特而优秀的文化作出积极贡献。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