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普研究






中国科普研究 » 学术专题 » 研究动态


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经验

文章来源:科普所 作者: 课题组 发布时间:2018-06-15 10:01

内容摘要
1.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从“重视科技知识的实用性”到“关注科学与社会的关系”再到“注重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人本性”,在理念上实现了从“实用主义”向“以人为本”的转变。
2.以理念转变为引领,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内涵不断扩充,从提倡对科学本质的理解,到注重教育目的的人本性,日益体现出全民性、全面性、技术性与实践性的特征。
3.美国形成了全方位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体系、投入机制和运行机制,形成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良性互动的格局。
4.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建立认证、年检和绩效评估制度,保持政府拨款,加大社会投入,逐步建立以政府引导为基础,社会力量参与为动力的中国特色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新体系。
 
        通过对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理论与实践进行国际比较研究,发现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成功之道在于理念先行,内涵为重,在基本理念从实用性向人本性过渡的基础上,形成了全方位的建设体系、投入机制和运行机制,对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具有借鉴价值。 
一、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理念在历史转折中完成了从“实用”向“人本”的转向
        美国依据国情不断调整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从实用主义逐渐向以人为本的方向转变。基于时代主题,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可划分为三个阶段:“工业化进程中的科技知识普及”“民主化时代的公众理解科学”“面向21世纪信息化与全球化时代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从发展阶段揭示出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战略与政策演进的基本逻辑:在战略上从“重视科技知识的实用性”到“关注科学与社会的关系”再到“注重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人本性”,在政策上从“实用主义”向“以人为本”的方向转变,从提倡对科学本质的理解到注重教育目的的人本性。
        19世纪初,美国主要关注科学技术的实用性,培养公民对科学技术的操作能力。进入21世纪,随着科学技术利弊的显现,美国开始提倡对科学本质的理解,注重教育目的的人本性,成为其培养公民科学素质的关键任务。一方面,注重公民对科学技术与社会的关系的理解;另一方面,强调实践对于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关键作用,提倡“做中学”“创中学”。
        在信息化与全球化时代,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逐渐将人的重要性作为关注焦点,强调人们对科学与社会关系的理解。《面向全体美国人的科学》是美国科学教育史上纲领性的文件,首次构建了美国人应具备的科学素质框架,明确提出内容的选择要建立在科学重要性和人的重要性二者的基础上,注重人们对科学与社会关系的理解。《国家科学技术标准》作为美国教育史上第一份全国性的科学教育行动纲领,不仅确定了科学素质的具体标准,同时进一步明确了科学素质为“个人决策、参与公民和文化事务、经济生产所需要的科学概念和过程的相关知识和理解”。《新一代国家科学教育标准》(NGSS)更加注重教学内容的联系性和实践性,主张科学教育应当以不同形式面向所有人。
二、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日益体现出全民性、技术性与实践性的特征
(一)全民性
        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对象为全体公民。针对在校学生有正规科学教育体系提供支持,对于校外公民有各类非正规教育组织机构促进科学素质建设。正规教育体系与非正规教育体系共同作用,有助于实现对全体公民的科学素质培养。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正规教育体系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美国研究理事会(NRC)、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等,它们各自又包括很多下属机构。这些机构分别从制定政策、设立标准、提供资金支持等不同侧面促进公民的科学素质建设。非正规教育体系主要包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史密森尼学会、各类博物馆等公共科学机构,它们为校外公民提供科学学习的机会与场所,促进公民理解科学。
(二)技术性
        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技术性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把技术作为重要内容,纳入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范畴,技术素质成为现代公民必需的素质之一。《技术素质标准:技术学习的内容》将技术素质定义为“使用、管理、评价和理解技术的能力”,并将标准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关于技术,学生应当知道和了解什么,即“认知标准”;二是他们应当能做些什么,即“程序标准”,两类标准相互补充。其具体内容涉及理解技术与社会的关系、设计能力、应对技术世界的能力等。其次,充分利用技术手段,加强资源覆盖面,促进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发展。重视互联网新媒体在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中的关键作用,提升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信息化水平。
(三)实践性
        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强调在理解科技知识及其与社会关系的基础上,对公民全面掌握科技知识和学会在实践中应用科技知识提出更高要求。
STEM教育是美国培养公民整合性和实践性科学素质的重要体现,目的是培养公民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整合一体并能够进行实践创造的科学素质,有专门报告、文件、政策等保证其顺利实施。创客为美国公民实践性科学素质建设提供了又一重要支撑,它主要秉持从“做中学”到“创中学”的理念,强调公民在实践中掌握或探索科学知识。
三、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形成了全方位的建设体系、投入机制和运行机制
(一)全流程的建设体系
        美国在组织实施、设施建设、文化弘扬以及监测评估等方面形成了覆盖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全流程的建设体系,各方协同运作,为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提供全方位支持。
        第一,组织机构,包括正规教育体系组织机构和非正规教育体系组织机构两种类型。其中,正规教育组织机构侧重于学校教育领域的科学素质建设,在相关政策制定、资源分配方面发挥作用;非正规机构侧重于校外公民的科学教育,以大众理解的形式传播科学知识。
        第二,科普设施,包括科普展品、科普活动相关设施等,针对这些设施建立了相关管理和评估机制。
        第三,科普文化,通过科学活动、科普奖项等提供了多样形式,有助于公众学习科学知识。第四,监测评估,不仅针对组织机构,同时对公民的科学素养水平都设有监测与评估标准。
(二)全方位的投入机制
        美国在公民科学素质建设上的投入主要分为人力、物力和财力三方面,各成体系,同时三者共同协作,整体形成特有投入结构,为美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首先,在人力投入上包括科普志愿者、基层科普人才、高端和专门科普人才、科学教育工作者、科技队伍五方面的投入。他们协同合作,全方位为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提供人力资源保障。设有专门的培训系统和考核机制,保证人才的顺利输送。其次,在物力投入上包括科普传媒、科普设施和科普教育等相关建设,三者各含多种形式并且不断丰富。最后,在财力投入方面包括公共资金、社会捐赠和自营收入三方面,且三者所占比例基本均衡。
(三)协调型的运行机制
        美国形成了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良性互动格局,三者协同合作,从宏观调控到微观实施为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政府是主导,在制定政策、投入机制等方面发挥宏观指导作用。市场是主体,通过建立特有市场机制,负责供给优质科普产品与服务。社会力量主要体现形式有科普场馆、科研机构、大众传媒机构等,在公共开放性、获取公众支持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四、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制度创新与体系建设
(一)加强顶层设计,制定相应战略与政策
        立足发展实际和时代背景,不断加强和优化顶层设计,制定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素质建设战略与政策。中国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重点放在对成人大众的教育上,同时,加强基础学科科学素养标准的制定,优化现行科学素养标准,把中国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建立在基于“标准”的教育改革上。
        一方面将课程内容、实施方案等通过政策规划出来;另一方面重视师资力量建设规划。
(二)建立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认证、年检和绩效评估制度
        政府应当对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执行机构实行认证、年检和绩效评估
制度。基于我国实际,在认证、年检和绩效评估制度的建设上,考虑采取以下做法:要求以科普场馆为代表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机构明确划定管理职责;要求所有科普场馆年底提交本年度工作报告,对政府主导的科普场馆实行年度检查,对行业企业兴办的科普场馆可放宽检查年限或进行抽查等。研究制定评估指标体系,开展评估工作,出台监督评估的政策法规、评估办法等。
(三)加强体系建设,调整投入机制,推动科普产业发展
        建立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分工合理、良性互动的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新体系。政府发挥主导和引领作用,促进社会力量参与公民科学素质建设。
组建科普志愿者队伍,探索科普人才培养模式,完善科普创新人才培养体系。优化资金投入渠道,拓宽经费来源,注重欠发达地区的科普投入,注重市场化运作,推动科普产业发展。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