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普研究






中国科普研究 » 学术专题 » 研究动态


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试点工作分析

文章来源:科普所 作者: 郑念 尹霖 齐培潇 发布时间:2018-01-04 10:24

        内容摘要
        根据《推进培养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试点工作方案》,为完成《中国科协科普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中高层次科普人才培养目标,自2012 年起,选择部分高校和科技场馆,联合开展培养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试点工作,通过深入调查6 所试点院校和10 家试点实践基地科普硕士培养工作情况,总结有益经验,发现问题,并提出应对之策。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科学普及与科技创新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这充分体现党和国家对科普工作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而科普人才建设是科学普及和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基础,也是支撑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保障。为此,教育部和中国科协在2012 年共同颁布《推进培养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试点工作方案》,并成立全国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指委会”)。自当年起选择部分高校和科技场馆,联合开展试点工作,培养科普方向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为了进一步推进该项工作,总结经验,中国科协科普部组织课题组,深入调查了6 所试点院校(清华、北航、北师大、华东师大、华中科大及浙大)和10 家试点实践基地科普硕士培养工作。
        一、主要做法及经验
        (一)注重顶层设计,形成高层次科普人才校馆联合培养新模式。通过指委会对培养工作的服务和指导,由试点高校牵头,科学场馆跟进配合,形成培养科普专业硕士的校馆深度联合培养模式。呈现三个主要特征:(1)“借”:科协系统借助《中国科协科普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发布之势、借助教育部整合高校资源之力、借助现有专业学位授权点,培养科普专业硕士;(2)“合”:2012 年初,由中国科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徐延豪牵头,组织成立指委会,负责全面整合科协、教育部、高校和科技场馆等各方资源,为试点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组织保证、智力支持和政策指导;(3)“联”:科普硕士培养之初,各试点高校进行联合开发,同各科技场馆进行全方位深度合作,共同完成人才培养所必需的各个环节,既保证校馆深度合作的持续性,也增强人才培养的针对性。
        (二)系统综合推进,发掘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新途径。明确专业学位授权途径。试点院校分别在艺术硕士、科学与教育、工业设计工程、文物与博物馆、新闻与传播等五个专业明确学位授权点,培养科普教育、科普创意与设计、科普传播三个方向的科普硕士。明确招生途径。主要招收全日制科普硕士(推免和全国统考),以统考为主;招生专业背景主要为理、工、农、医学科门类,其中以理工科背景优先。明确师资和课程建设途径。师资主要来自高校内教师和科技场馆校外教师,其中校外导师主要承担实践教学。理论课主要是由高校内教师承担。明确了专业学位论文选题、导师和课题来源途径。试点院校均将科普硕士毕业论文紧密结合科普热点与核心问题,包括作品类和研究类,鼓励作品类论文选题。中国科协科普提升项目,为论文选题提供主要来源。明确就业途径。确立以科技场馆为主要需求的双向选择路径。非全日制在职硕士,回原单位就业。鼓励全日制硕士与实习科技场馆达成就业意向,双向选择。此外,鼓励学生向中小学、科普企业、政府机构和其他事业单位等领域渗透。
        (三)强化各方保障,建立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新机制。目前,行政强制力是校馆深度合作的整合保障。通过联合机制,很多高校和科技馆都成立了馆校双方参与的指导机构,形成6 大机制。建立促进招生机制。动员优秀工科学生申请推荐免试到本专业学习;调整入学考试科目;做好考研调剂工作。建立加强师资机制。建立“双导师”师资机制,一是聘请校外导师参与毕业论文联合指导,二是聘请校外实践导师指导实习实践,三是聘请校外导师参与部分核心课程建设。建立理论课程教学建设机制。为保障理论课程教学,中国科协发布《中国科协科普部关于申报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教材建设项目的通知》,给予科普硕士培养的课程建设大力支持。建立实践教学建设机制。2014 年,建立首批10 家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实践基地。很多高校和科技馆都成立了校馆双方参与的实践教学指导机构,除了岗位实践,还组织开展多类培训、讲座等教育活动,强化实践效果。建立专业学位论文指导机制。在毕业论文指导方面,各试点单位均落实了“双导师制”的校内校外导师联合培养的原则。建立就业促进机制。指委会在官网建立就业专栏,架起科普行业需求和毕业生供给之间的桥梁。各科技场馆在公开招聘中向科普硕士倾斜,并根据学生就业意愿,安排到科技场馆和中小学进行实践实习教学。
        二、主要成绩
        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的总目标是通过开展“试点工作”,探索培养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的模式、途径和机制,最终建设科普专业学位硕士授权点。当前,“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并培养出一批科普方向专业硕士。
        (一)招生工作成效显著。2012 年以来,6 所试点高校共录取近600 名科普方向研究生,推免生数量、第一志愿考生数量、985 和211学校生源数量都有大幅提高。
        (二)就业情况较为理想。为保证教育教学质量,特制定《教育(工程、艺术、新闻与传播)硕士科普领域专业学位基本要求》和《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指导性培养方案》。2015 年和2016 年,6 所试点高校共计毕业209 人,就业率为88%。
        (三)学术研究成果丰硕。为加强课程理论研究,仅2016 年中国科协就给予22 部研发类核心教材和6 部翻译教材立项支持。在论文发表、著作、科研项目上收获显著。以华中科技大学为例,2016 年,教材立项2 部,在中国科学技术馆“信息主题展品创意征集”的活动中获得1 名创新奖、1 名优胜奖和1 名优秀奖,研究生科普能力提升项目立项14 项,10 篇科普硕士论文入选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1 名科普硕士获得国家奖学金。
        (四)实习基地建设扎实有效。目前,全国已建设首批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实践基地10 家,分别是中国科学技术馆、上海科技馆、广东科学中心、湖北科技馆、浙江科技馆、山东省科学技术宣传馆、武汉科技馆、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果壳互动科技传媒有限公司等。除上述试点实习基地外,各试点院校与周边科技场馆、科普企业等还联合建设一批实习实践基地。
        三、主要问题及原因分析
        “试点工作”在取得显著成绩的同时,作为一项新兴事物,在推进过程中也存在着一定的困难和问题。目前,“试点工作”主要面临“一高、一低、不统一”三大困难,即调剂生比例高、科普领域对口就业
率低,培养规格不统一。
        (一)普遍存在调剂生比例偏高问题。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受文科学院招收理工科学生的限制,以及科普硕士在社会上的认知程度尚低,调剂生仍然占据较大比例。2014 年调剂人数占60.29%。二是多学位授权点培养科普硕士,造成社会对就业角色认知困难、学生专业角色认知困难。三是社会对就业角色认知困难导致学生对职业生涯发展存在疑虑,降低了学生报考积极性,导致报考人数不足、素质不高,大部分需要调剂。
        (二)科普领域对口就业率低。目前,到科技场馆就业的毕业生比例很低,仅占11.5%。究其原因,一是专业学位授权点路径不同,导致社会对科普硕士存在就业角色冲突,科普硕士未能纳入科普领域事业单位招聘计划中。二是科普硕士跨专业调剂率高,就业意愿多元。学生对科普事业和科普产业的认识程度不高,导致其对科技场馆就业兴趣不足。三是未能使科普企业增加对科普硕士的认可,科普硕士对科普企业也知之甚微,导致低就业率。
        (三)培养规格不统一。多专业学位培养路径是造成培养规格不统一的关键因素之一。现有专业硕士授权点开展科普方向硕士培养的优势在于见效快,但培养规格不统一。艺术学、教育学、工程、新闻与传播、文物与博物馆等专业学位授权点有自身固有的培养目标、方案与课程体系。作为培养科普硕士的试点专业,无论是教材还是师资都还是原来的设置,给培养院系带来困难。
        四、对“试点工作”的对策建议
        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培养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长期探索完善。为此,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两方面建议。
        (一)建议试点建设科普专业学位授权点。
        建设科普专业学位授权点是破解当前“试点工作”困境的关键因素。旗帜鲜明地培养科普专业硕士,设立科普硕士学位,将科普硕士培养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能够明确科普领域是一个具有独特特质的行业。在科普专业硕士学位基础上的不同方向可以对应科普行业中的主要职业角色,明确了行业背景和职业内容。科普专业硕士学位就具备了存在的根基,为各学校科普硕士培养提供专业基础和就业方向,为培养具备学校品牌的科普专业硕士创造条件。同时,能够消除学生和教师的顾虑。科普专业学位授权点的建立,学生对职业走向就会建立信心,针对科普专业硕士的专项支持就会得到增强。
        另外,建议由面向科技场馆转向面向整个科普行业培养人才,这是建设科普专业硕士授权点的必然要求。建议放开学生专业背景限制,给予高校自主权,逐步优化学生专业背景。同时,在招生类型上,要拓宽在职研究生的数量和类型,培养科普企业高管,增进科普企业与高层次科普人才的接触,提高高层次科普人才的社会影响力,增强科普企业对高层次科普人才的认知和认可。
        (二)建议渐进式推进工作。
        建设科普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不是短期行为,需要长期努力。建议在目前“试点工作”基础上,在以下五个方面做渐进式推进。
        第一,开展面向科普行业的高层次科普人才研究工作。由指委会组织专家,针对科普行业的人才需求,开展深入调研,梳理科普行业范围,掌握科普企业中科普工作流程、与之相对应的科普人才类型。
        第二,探索面向科普企业的校企深度联合培养模式。各试点院校要总结面向科技场馆的培养经验,开拓行业背景范围,探索面向科普企业的校企深度联合培养模式。根据科普企业的人才需求情况,选择人才类型。
        第三,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在试点培养科普专业学位硕士的同时,将现有试点经验进行推广,扩大试点院校范围,增加试点院校和试点实践基地规模。
        第四,进一步扩大科普企业和科普事业机构影响力,促进科普领域对口就业。建议中国科协与教育部协商共建科普领域专业目录,以供科普领域各用人单位在编制招聘计划时,能够按照教育部设置的专业目录填写科普专业需求,增加科普行业对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的需求。
        第五,进一步扩大对科普硕士培养项目的资金支持。继续探索给予高校科普硕士专项培养经费、专项奖学金等的支持方式。通过专项经费,加大支持科普硕士课程建设和实践教学建设,鼓励教师和学生将科研活动进行科普的积极性。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